第四百六十一章 綁架性升

    可是天劫哪里會給她留時間吐槽抱怨,轉眼間仙陣內就已經黃沙漫漫,石塊疾走,吹得慕萱睜不開眼。

    不管是天火還是凍水,都是從天上降來的,這次的沙石卻不知從何而起,仿佛突然就出現了。慕萱來不及思考這些,而是忙著應對。

    風沙太大,連她劃在身前三寸之地的護體氣罩都擊碎了,打在身上有一種酥麻感,似蟲蟻啃噬般無從抵抗。慕萱一邊重新凝聚,一邊用神識觀察,想要找到御這莫名風沙的最佳辦法。

    然而時間一長她便發現,縱然凝結再厚的護體氣罩,也擋不住風沙的五息侵襲。慕萱干脆放棄了這個笨方法,拿璇龜甲盾護住要害,並再次動用了師門為她準備的法寶——乾元斗。

    她把乾元斗倒過來,自己鑽進去,風沙便被隔絕在外了。看著外面怒吼的狂風,慕萱萬般慶幸無厭師伯想的周到。

    師長們只是出于安全考慮和慕萱升後的處境,便把聖門壓箱底的寶貝們按攻擊防護等不同性質各給她準備了兩件,沒想到兩件防護法寶這麼快就都用上了。她慶幸的同時也明白,乾元斗扛過風沙劫之後怕是也得報廢了,剩的劫罰就全憑自己了。

    找不到攻擊對象,又不能從地底穿透,這股風沙很快就偃旗息鼓了。慕萱從乾元斗里出來時,毫不意外地看到了乾元斗斗身布滿了被侵蝕的無數小洞,幾乎深透內壁。用昆吾石和玄金液煆造的這件極品法寶,經過這陣風後就此變成了大號馬蜂窩。

    火、水、土、風都有了,風從木,也就是說只剩“金”了。金屬性傷害多表現為雷性攻擊,慕萱暗想。終于到雷劫了。這才是她準備得最充分的一環,作為結嬰時就已經領教過青雷和紫雷威力的天才修士,哪怕沒有門派所贈的法寶。僅憑自身能力她也有七成把握成功。

    然而等了片刻,天上並未有劫雲翻滾。慕萱正疑惑間,她腳邊的天芒杖卻自動發出了光芒。

    慕萱不解,撿起天芒杖查看,卻感受到最初照在她身上的那道白光仙芒慢慢變強了。先前劫罰開始時,這白光分明已經暗淡消失了的,這會兒又是怎麼回事?

    天雷遲遲不來,反而把更盛的仙芒引來了。慕萱只感覺一股強大的吸力作用在自己身上,不容她反抗便已經將她卷至半空。她大驚失色。卻仍動彈不得,而束縛住她的那些光芒似乎也如實質繩子般越來越緊了。

    仙芒卷著慕萱直沖天際,在圍觀修士眼中,一身白衣的慕萱沐浴在仙光中,出塵脫俗,在萬人艷羨飄然登仙而去了!

    在此之前,天蜃珠造成的幻象讓所有修士都無從探查仙陣里到底發生了什麼,連神識都會受到干擾。所以大家雖然有多種猜測,卻始終不能確定里面是否順利。如今終于親眼目睹靜舒真君登仙,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氣。

    這不僅僅是聖門的榮耀問題。更關系著修仙界的前途興衰,哪怕一向跟聖門不對付的天衍宗,都真心期盼慕萱能夠成功升。直到此刻。修仙界才是真的有救了!

    因仙光太盛,慕萱在其中的身影也有幾分朦朧,所以面的修士根本看不清她的神情。人人都大聲歡呼慶賀時,唯獨當事者本人差點兒淚流滿面飆髒話——這特麼算是升?有這樣的綁架升嗎?上面那幫孫子,等我上去了查出來是誰在折騰我,這個仇早晚要報!

    慕萱已經被綁架著遠了,天上才終于給出了反應,降了盛大的升天象,仙雲仙樂仙禽等助興的就不用提了。最重要的是慕萱升的光影之像也傳至整個修仙界,令無數修士注目膜拜。

    這是修仙界三百多年來第一次有人升天界。而且意義不凡,絕對會在修仙界的史冊上大書特書。有幸目睹這一盛況的修士們無一不感與有榮焉。

    靜舒真君升天界了,天地通道也打通了,整個修仙界都為之振奮,從而引發了新一輪修煉狂潮。萎靡了數百年的人界修仙界爆發出了完全不一樣的欣欣向榮之情景,令無數前輩老懷甚慰。

    時間一年年過去,幾十年來也有許多已經無法再壓制修為或者壽元即將到頭的元嬰修士嘗試著升。結果很令人滿意,成功升者與隕落在升天劫之的大約是四六開。除了某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修行新人覺得還不理想外,大部分元嬰修士對這個結果已經算喜出望外了。

    慕萱升之後再也沒有跟界有過任何聯系。葉無雙曾經去找過水麒麟歷辛,想從他那里知曉慕萱在天界是否順利、有沒有夾在兩派之間難做、有沒有受刁難欺負等。

    對此,歷辛笑道︰“就算慕道友是天命之人,結束了天界兩派仙人的賭約紛爭,但想要混出名頭來也不容易,所以她的消息我暫時還沒有。不過惠清道友盡管放心,慕道友畢竟是功臣,天榜也無法抹去其深厚功德,頂多遇到些小挫折,不會陷入極危險的境地。”

    葉無雙再三拜謝,然後懇求歷辛次與仙界之人接洽時打听一慕萱的相關消息。得到歷辛的保證,他才離去。可是仙界仙人界時間也不固定,沒什麼大事的話或許再等幾百年也等不到,葉無雙這麼做無非是給自己一個安慰罷了。

    隨後,無厭真君和烈陽真君相繼渡劫升,均成功登仙。葉無雙這才放心,若有兩位師伯的幫襯,慕萱在天界就不算孤立無援,不會舉步維艱了。

    聖門實力最頂尖的三位元嬰修士都已經不在人界了,門派實力與天衍宗之流被拉近了一些,不過修仙界魁首的名號仍然無法撼動。且這些年來,因感念慕萱的功績,許多大門派都對聖門禮遇有加,輕易不會冒犯。

    同時。因為升有望了,各大門派的太上長老乃至金丹長老都逐漸將重心放回了修煉上,不再多管門派事務。這種情況。新一輩的弟子們便脫穎而出,很快擔當大任。

    夢機真人做了一百多年的掌門。創聖門歷史之最。在他的統領,聖門進入了韜光養晦收斂鋒芒的階段,實際上門派實力不但沒有縮水,反而消除了某些隱患,根基更加穩固了。當他晉升金丹後期後,便稟告了太上長老們,從掌門的位子上退了來。

    接替門派事務的新任掌門,正是被葉無雙和天韻真君刻意培養過的趙 U 籃帕柚盡A柚菊嬡說鬧聞煞秸胙有嗣位嬡耍 砸緣偷魑 鰨 踔粱貢蝗順靶 Ч諾惱潑乓蝗尾蝗繅蝗危 淮紉淮橙酢br/>
    凌志真人堅持自己的看法,並相信師父和師伯的長遠眼光,對各種流言蜚語充耳不聞,免疫力極強,堅定地走著最正確的路。

    與聖門一樣,天衍宗也新換了掌門,然而走的路卻與聖門截然相反。新掌門道號千意。年齡尚不滿一百五十歲,乃是新晉的年輕結丹修士。他一貫主張銳意進取,其人城府頗深。手腕了得,短短數年時間,天衍宗的聲望就已經被他大大提高,一改這些年走坡路的窘況,

    這麼一對比,就有人越發看不上聖門的縮頭縮尾了。還有人斷言,聖門一子失了三位元嬰修士,又被天衍宗咄咄緊逼,接來的幾百年肯定會走天衍宗的老路。如此一升一降。兩個門派的交椅或許就要易座了。

    這樣的言論甚囂塵上,聖門低階弟子便有些動搖。門派里也有了小規模的議論,甚至許多弟子開始懷疑聖門是不是真的不行了。

    凌志真人自有辦法將這些不利的謠言壓去。然而他們心中到底怎麼想就不可知了。具體是聖門保住光榮,還是天衍宗後來居上,就留給時間去驗證吧。

    葉無雙自從慕萱升後,就一個人住在了寧清院,將主要的精力放在了修行上。徒兒趙 丫 晌 碩賴幣幻嫻惱潑牛 飧鱟鍪Ω傅拿揮惺裁春貌儺牡摹6捷嫻耐蕉粽椋 尬 繅馴忌險歟 皇橋級鏨閑蘗渡系鈉烤筆輩嘔嶗創蛉潘飧 甯浮br/>
    這一日,葉無雙從修煉室出來,侍弄著慕萱最初住進來時開闢的靈田。這靈田本是她當年為打發無聊而闢,如今過了兩百多年,在天胥山靈氣的滋養,大多數靈草都還長得很好。

    他正低頭給一株有些發黃的碧靈芽培土,聶臻已經抬腳進了寧清院。

    “義父,你又在思念我師父了。”聶臻一針見血道出他的心緒。

    葉無雙仍蹲著身子,沒有回頭,卻淡淡笑著︰“哪有,正好看見這株靈草生了病,順手照料一。你今日怎麼有空過來?”

    聶臻撇撇嘴,她才不信義父的話。以聖門的富裕程度和義父的身家,別說是一株碧靈芽,就算是九品玄天異果,也不用勞動義父這個元後大修士親自動手照料。這般行為,不是睹物思人是什麼?

    不過既然義父不肯承認,她也就懶得拆穿。想起師父的音容笑貌,聶臻也有些惆悵起來︰“我就是過來看看。唉,師父已經升一百二十多年了,也不知她在天界有沒有想我們。”

    慕萱升時,聶臻剛二十歲出頭。然而她五歲以前生活在白沙窟,來聖門拜師沒幾年師父就開始閉關渡劫,師徒倆真正相處的時間少之又少,情分倒也不見得多麼深厚。

    後來見識的多了,對慕萱這個已經升了的師父,聶臻越來越佩服。再加上葉無雙的影響,慕萱在她心里便佔了一席之地。說起師父,葉無雙反而更像她的師父,指點教導都很用心。

    不過聶臻卻不知道,這是慕萱多次囑咐過葉無雙的。不然的話,以葉無雙的懶散性子,連自己的親傳弟子都能放養,聶臻這個義女他又能多上心?

    葉無雙擺弄好之後,起身使了個清潔術,瞬間又變成了那個風華絕代的惠清真君。

    “既然你來了,我就直接說了吧。再過數月我要閉關沖擊圓滿之境,你的修為就托付給玄同師祖來指點了,我已經跟他老人家打過招呼,你有問題自去問便可。沒有我看著,修煉也不可懈怠,如果要結丹,就請師祖為你護法。”

    聶臻的雙靈根到底有些拖累,如今她已快一百五十歲,還卡在築基圓滿之境,實在有負靜舒真君唯一親傳弟子的身份。這個年紀,她的師父可都元嬰圓滿了,兩個大境界之差呢。

    聶臻想了想,點頭道︰“義父安心去閉關吧,我曉得用功。有師祖和凌志師兄相護,保證不出任何問題。”

    說完這些,聶臻直接就去玄同洞府找玄同真君去了。玄同真君如今也是元嬰後期修為,離沖擊圓滿之境還有些距離,比自家徒弟慢一點兒。這是這種時間差,他才能替葉無雙接管聶臻。

    四個月後,葉無雙在寧清院閉關。如果不出意外,兩三年內便可至心境成熟無懈之境,屆時引發天劫即可升。

    日子依舊看似平淡地過著,天衍宗的勢頭越來越盛,掌門千意真人交際手腕了得,與各大門派都重修舊好或者關系更上一層樓,至少表面上是這樣。在這樣的沖擊之,聖門暗潮洶涌,許多人都有自己的打算。

    天胥山的坊市中,一家毫不起眼的茶館包間內坐著一位頭戴帷帽的灰衣修士。他把玩著手上的杯子,手指有節奏地輕輕敲擊,好像在等待著誰。

    半個時辰後,一條包裹嚴實的黑色身影從門縫里擠進來,然後揮手布結界。

    見到來人,灰衣修士站起身來笑道︰“堂堂真君,個山還要受到限制嗎?”

    來者皺眉,冷哼一聲道︰“自是不比千意真人瀟灑,一派掌門說來就來。我好心提醒你一句,聖門這些年看似收斂退縮,其實實力並未削弱,若是大意,必然吃虧。”

    灰衣修士竟是天衍宗的掌門千意真人,聞言他朗聲笑道︰“若無妙法真君相助,我當然不敢打聖門的主意。所以一切還要多仰仗前輩了!”

    這一回,他才真正恭恭敬敬地行了晚輩禮節。(未完待續)

    ps︰要結局啦!還有五千字左右。

    ...

    ...
第四百六十一章 綁架性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