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 靈君駕到

    這時就听那幾位服過妙法真君煉制的清虛丹的修士個個驚呼,想要提升功體戰斗時,他們才發現靈力無法傾瀉出來,定是妙法的丹藥有問題!因為平常運轉靈力時一切正常,他們都沒有發現丹藥有問題,此時卻是晚了。

    妙法真君笑道︰“這五位師兄已然成了廢人,還有四位健全能打的,不知道跟天衍宗這七位比孰強孰弱?”

    合作最初妙法真君就跟千意真人說過,他可以配合做內應,但不會對同門兵刃相向。聖門的人落在天衍宗手里想怎麼處置都可以,他也絕對不會阻攔。

    千意真人也怕遲則生變,直接對那七位元嬰修士道︰“辛苦幾位師伯師叔了。”

    凌志真人大急,忙傳音給玄同真君︰“師祖,妙法有備而來,還不知其他方面有沒有被他們滲透。如今只有你們四位元嬰修士堪大任,要不要把師父叫醒?”

    玄同真君道︰“不可!萬一惠清正在緊要關頭,此時打擾他會走火入魔的。就算他安然無恙地出了關,但鳴風樓還有人手隱藏在暗處,多他一個也起不了太大作用。你馬上趁我們打斗時去敲響聖門三級警鐘,開啟護山大陣通知所有金丹修士待命,築基及以修士老老實實待在自己房間里不許亂走,讓庶務堂通知四大別院及附近高階修士回援……對了!去鏡湖請雲隱相助,有他加入足夠斬滅天衍宗的這些雜碎了!”

    凌志真人得令,迅速趁機跑出來,路上還自己補充了許多必要的防範。

    最先做的便是敲響警鐘。聖門的大鐘極少響起,除非有大規模的集會時,敲響鐘聲引召弟子前來,但那種時候的鐘聲往往悠揚綿長。若是不好的大事。則是非常急促的三聲短響。

    太極殿發生的事情還沒傳開,所以當聖門上所有弟子識海中都炸起三響之後,很多人都沒反應過來。

    不過很快掌門的聲音就傳了過來。簡單描述了一聖門所面臨的危機,囑咐低階弟子暫時不要出門。結丹長老很快就集結完畢。凌志真人剛松了口氣,而這個時候護山大陣的陣樞處卻傳來消息——大陣某處被損毀,無法開啟!

    去鏡湖請鯤鵬雲隱的執事弟子也傳話回來,說無論如何呼喚靈尊都不見其蹤影,手持契約玉簡的那位師兄也仿佛消失了,遍尋不得。

    凌志真人呆了一,原來妙法真君的後招在這兒,難怪底氣那麼足!破了聖門的護山大陣和王牌戰力。需要不小的本事,卻給他們提供了必勝的保障。

    他不會破罐子破摔,該做的事還是要做。天衍宗已經現身,還不知道鳴風樓的人在哪里。凌志真人選了十位結丹後期的師兄師姐去太極殿支援四位師伯,剩的結丹真人則組隊去探查鳴風樓的落。

    太極殿這邊,聖門四元嬰戰天衍宗七人,縱然有玄同這等只差一步就圓滿的大修士,可人數上還是太吃虧。斗了一刻鐘時間,聖門就已經落了風。至于趕來支援的結丹修士,最多牽絆了天衍宗的腳步。說到底還是被壓制得死死的。

    天衍宗這邊佔了上風,千意真人卻有點兒高興不起來,說好的友呢。鳴風樓的人去了哪兒,怎麼現在還不來?

    當時鳴風樓的幾位真君可都發了心魔誓,所以千意真人覺得他們不會冒著這等風險就為了戲耍天衍宗。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鳴風樓的人被絆住了……

    聖門自顧不暇,根本沒有人手再去阻攔鳴風樓,會是誰出的手呢?千意真人越想越覺得不對勁,不知為何,原本躊躇滿志,現在竟莫名有些心慌了。

    聖門這邊正雞狗跳。而沿昆侖山脈走向的半空中,正有一道影子急速往西丘趕。

    “我說你慢點兒行不行。好不容易修了這麼點仙力,你這樣不要命地催動。很快就會沒了啊!”一道男聲抱怨。

    那影子不但沒有減慢半分,反而有越來越快的趨勢,“聖門十萬火急,你叫我怎麼慢悠悠的?晚去一刻說不定就血流成河,耽誤不得!仙力沒那麼容易用完,就算完了再修就是了,有什麼好心疼的!”這是道女聲。

    因為速度太快,這人的身影都成了殘影。不過若是熟悉他們倆的人,听聲音定能猜出來,這兩道聲音一個是白佑,一個是慕萱。

    白佑嚴肅道︰“嚴格來說,你已是仙人,不能隨便插手人界之事,否則天榜會怒的。”

    慕萱道︰“怒就怒吧,大不了把我這個靈君的封號再撤回去。本以為有了封號地位,也好謀個好職位混混,誰知道仙凡使者的位子光審批就要一百多年啊!”

    白佑撇撇嘴,道︰“知足吧,想凡的仙人那麼多,要不是看你的功德與修仙界淵源甚深,再等一萬年你也別想回來。不過說起來,你第一次界就正好撞上鳴風樓偷偷摸摸要對付聖門,他們也真夠倒霉的。”

    兩人一邊說一邊趕路,很快就到了聖門。為了避免遭天譴,白佑不建議慕萱直接訴諸武力親自動手,而是主張以震懾。震不住的話再動手也不遲。

    畢竟她已成仙身,弄點兒仙家專屬特效啥的不難,而且符合身份。

    于是,當聖門守護戰掀了太極殿的頂來到殿前廣場時,聖門那幾位元嬰真君都已經受傷不輕,金丹修士們更是被揍得起不來身。有幾位門派榮譽感極強的臉上已現沉痛的決絕之色,看來是想不開了尋思自爆呢。

    慕萱隱在半空雲層後面,拍拍胸口道︰“還好還來得及!”只有受傷沒有死亡,她也好辦事。

    她先聲奪人,放了個音效較大的仙術,然後各種絢爛奪目的仙術緊跟其後點綴。種種異象頓時驚動了方正在打斗的兩方修士,雙方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便盯著那處猛瞧。

    雲層破開。一位氣質清華的紅衣仙子騎坐在一只驕傲的白鷺身上,不緊不慢地登場了。為了效果更加拉風,慕萱還灑了陣陣金雨。一看就知道必是仙家手段。

    眾人仰頭望著上空,不知該作何反應。上面那個女子。聖門在場的元嬰修士和金丹修士都認識,連天衍宗的眾人也很快就認出來了她是誰。

    “萱兒?”

    “靜舒真君?”

    兩方各有人喊出來,都覺得是錯覺幻覺,可是那強大的壓迫感和種種手段都表明了此女的仙威做不得假,身份也做不得假。

    雖然在天界生活了一百多年,慕萱乍見聖門的同門們還是覺得倍感親切,不欲在他們面前擺架子。她急忙降落,彈指揮出縛仙索。將天衍宗目瞪口呆的眾修士制住,然後才上前與師門修士見禮。

    她的到來解除了聖門危機。第二天,聖門四大別院的元嬰修士便都趕了回來,警報就此解除。妙法真君極其弟子被廢去修為,受秘境業火焚燒三日,最後連骨頭渣都沒剩。

    天衍宗這次沒佔上什麼便宜,卻把自己搭了進去。被人沖上天胥山,絕對是聖門立派以來最大的恥辱,這就注定了聖門與天衍宗不死不休。

    被慕萱困住的那七位元嬰修士包括掌門千意真人,全部被聖門處死。沒有留任何轉圜的余地。聖門憑借士氣,反攻了天衍宗大本營,以摧枯拉朽之勢驅散其弟子。將其毀滅。最後在慕萱的示意,聖門總算留了天衍宗的道統傳承。

    經此一役,天衍宗從修仙界十大門派除名。因為元嬰修士死亡過半,剩的幾個和大部分金丹修士都逃了,殘存的高階修士少的可憐,弟子們更是樹倒猢猻散,堂堂修仙界第二大派,一夜之間淪落的連三流小派都不如。

    至于鳴風樓,慕萱已經殺滅了參與算計聖門的幾個元嬰修士。鳴風樓自知理虧,哪敢上門討說法。整日兢兢業業就怕聖門滅天衍宗順了手將鳴風樓也抄了。後來為表悔過的誠意,鳴風樓送來了大批珍貴的修煉資源。還讓出了一座小靈石礦。聖門這才就此罷手。

    聖門因禍得福,聲勢達到了前有未有的高度,再有靜舒靈君這個可以時常界走動的仙人的庇護,如今的聖門抖抖腳就足以令整個修仙界顫栗臣服。

    事件過去後三個多月,葉無雙順利晉升圓滿之境,捎帶著連心境磨練也過了,隨時可以引發升天劫。

    出關後的他得知慕萱竟然界了,當時就喜得說不出話來,連門派遭受的那場劫難都沒有心情去問。當真的看到心心念念的人出現在自己眼前時,葉無雙總算恢復了理智,能正常交流了。

    慕萱每次界最多待五個月,所以兩人如當初沒升前一般相處了兩個月,再次分離。

    不過這次回來她也得知了不少好消息,比如當年三十年周期時水蝴蝶沒有回來,將虛空鏡帶回來的是江如夜和南儀。他們說水蝴蝶在妖界很幸福,決定跟嚴正桑田前輩一樣,永遠留不回來了。

    江如夜自然是放不郭睿這個好友。南儀特意跨越兩界,只為喬,所幸這一次喬沒有再像木頭,而是終于大方正視並接受了這段感情。聶流風和張雲若聯手,終于報了張家的血海深仇,再無心結心魔困擾。

    朋友們過得都還不錯,慕萱就放心回了天界,葉無雙則準備渡劫。天才了這麼多年,他的升也較尋常修士更為順利,兩人終于在天界團圓。

    作為仙凡使者的道侶,葉無雙也享受了可以凡的福利待遇。

    不管是天上還是人界,總有那麼一對神仙眷侶出雙入對生死相隨,他們感情深厚羨煞旁人,被稱為道侶典範。

    他們的足跡踏遍了仙凡兩界,沒事就來看看老朋友,或者訪訪仙友,日子愜意而瀟灑,不知流年變換。有摯愛的人在身邊,哪里去不得呢?

    他們還在繼續自己的故事,而我們也該有新的開始了。(未完待續)

    ps︰完結了!開頭無能,結尾更無能,糾結了半天就憋出來個這個,求輕拍。關于感言以及新書計劃,會在稍後的完本感言中嘮叨,誠心感謝大家的支持,鞠躬!

    ...

    ...
第四百六十三章 靈君駕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