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為父親而戰

    第005章為父親而戰

    “我不信!廢物林天,你敢接受挑戰嗎?”看到夕兒明眸中的不屑,林候心中的怒火瞬間被激發到了極限,聲音近乎于咆哮般吼道。

    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匯聚到了林天那孤傲的背影上,唯有慕容夕兒望著眾人,目光中流露出的神色,似乎是在看著一群可悲的人。

    “我為什麼一定要接受?”淡漠的回頭,林天掃過林候眾人,輕笑道︰“動不動就挑戰,不感覺很可笑,很幼稚嗎?”

    “臭小子你說什麼?你個沒娘教養的家伙!”怒極之下,林候竟然開口辱及了林天的母親。

    話音還未落下,所有的聲音仿佛在剎那間定格,幾乎沒有人看清林天有如何的動作,便見他的身影猶如一道閃電般瞬間沖到了林候的身前。

    “念在你是林家弟子的份上,再有下次,我殺了你!”袖袍揮動,一股天地元氣浩蕩而出,林候甚至于還未回過神來,整個人倒飛了出去,撞擊在一面牆壁上,口中噴出鮮血。

    築基九重天對八重天,對于林天而言不過只是兒戲,何況九九歸一大圓滿後的武體,甚至于通竅境界的武者都無法相比。

    所有人瞠目結舌,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直至林天和慕容夕兒的身影漸漸遠去,眾人才七手八腳的將昏迷過去的林候抬起,送往府邸中的醫師那里。

    消息猶如狂風般席卷了整座林家的府邸,一代廢物林天竟然揮手間擊敗了築基八重天的林候,每一個听到這個消息的人,都是不禁面色震驚,不敢相信。

    “先天脈弱,他是如何做到的?”林家府邸的大廳中,家主林威面色疑惑的喃喃自語。

    “或許小少爺他另有奇遇吧。”一旁的管家林老漠然說道。

    對于林家府邸中的諸多傳言,林天卻是不以為然,這一切他早就已經預料到了,若非是那林候言語中辱及了那因為生下自己而喪命的娘親,他根本就沒有打算出手暴露自己的實力。

    走在黑曜城那人流熙攘的街道上,林天被慕容夕兒拉著幾乎逛了一下午,直至暮色降臨,到了晚飯的時間後,兩人才回到府邸中。

    “這妮子太能逛了。”走入別苑,林天愁眉苦臉的敲打著大腿,面對女人那能逛街的強大潛力,即便是以林天的修為也是有些相形見絀。

    夜晚,依舊是在修煉中進行,人生的命運需要自己來掌控,想要不被操縱,便只能讓自身強大起來。

    修煉的境界,築基,通竅,真我,涅空,哪怕是九九歸一需要九次築基,林天也不過在短短十幾天就完成了,但是築基突破通竅,卻是武者的一個蛻變過程,修煉的速度驟然間緩慢了下來。

    所謂通竅,便是要打通周身重要的三十二穴竅,以穴竅溝通天地,吸納更為澎湃的天地元氣凝練成真氣,穴竅的淬煉和打通除卻伴隨著真氣變的更為強大之外,武者武體也會隨之更強。

    當然,通竅畢竟是第二大境界,沖開穴竅很難,需要體內凝練龐大的真氣將之沖開,以林天目前體內的真氣的力量,還無法沖開第一竅。

    畢竟剛剛達到築基九重天,需要一個真氣的積累過程,因此林天也並不著急,武道的修行需要循序漸進,過于急躁只會弄巧成拙。

    通竅第一重天,需要打通百會穴,神庭,太陽穴,耳門穴,晴明穴,人中穴,啞門穴,風池穴,人迎穴,共計九個穴竅,正是因此修煉的艱難,因此整個修煉界的強者,才會如此的屈指可少。

    據林天所知,黑曜城中的最強者號稱大慎王,其修為也不過只是通竅九重天,還未達到第三步的真我之境。

    如同林天所預料的那般,修為暴露之後,日子就會開始變的不太平起來,翌日清晨,他剛剛推開房門,便有府中的僕人送上來一紙信箋,里面是一封戰書。

    嘴角泛起一抹輕笑,林天的手中真氣涌現,手中的戰書化為齏粉,他對這種挑戰毫無興致,不希望任何人打擾到自己平凡的生活和修行。

    就在這個時候,林天看到父親林威向著這邊走來,微笑著望著自己。

    “爹,您來了。”

    “呵呵,爹今天來,有些話想要跟你說,去屋里說。”拉起林天的手,林威的目光中充滿了慈愛,與林天一道走入了別苑的房中。

    走入房中,父子兩人在木桌旁坐下,林威望著自己的兒子,不怒而威的面龐上露出了欣慰的笑意。

    “天兒,爹果然說的沒錯,林家這些年輕人中,你沒讓爹爹失望。”

    “爹說笑了,孩兒這些年來也不過只是修煉到了築基九重天罷了。”說話間,林天給自己的父親倒上一杯茶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

    不管是通天慧眼也好,還是九九歸一法門也罷,這些東西是林天最大的秘密,他雖然不想對自己的父親隱瞞,但是一旦說出來,恐怕不僅僅是他自己,整個林家都可能因此而引來一場災難。

    看穿天地萬般法門的慧眼,堪稱逆天的九九歸一,修煉界各方的大勢力若是得知,不可能不為之而眼紅,林家勢小根本不可能保全的住的。

    對于林天心中的諸般想法,林威自然無法洞徹,只是林天不說,他這個做父親的也不會多問,微微一笑,他喝了一口茶水,道︰“天兒你也不要妄自菲薄,縱觀整個林家的年輕弟子,能修煉到九重天的有幾人?爹相信,九重天對于你而言,不過只是一個開始,未來的你,將會是名動天下的強者。”

    林威的臉上洋溢著欣慰的笑意,自己這原本不能修煉的兒子如今頭角崢嶸,他這個做父親的,心里自然是樂開了花。

    “孩兒對于名動天下沒有什麼奢望,只希望這一世逍遙自在,樂的快活便罷。”緩緩一笑,林天的一顆心淡然如水。

    听聞林天如此一說,林威不禁哈哈大笑,卻是眉頭驀然一凝,道︰“天兒,爹知道你喜歡淡雅的日子,不想要卷入太多的是非,爹今天來,卻是有件事情想要你幫忙。”

    看到父親凝重的神色,林天心中怔然,道︰“爹有何事?只要孩兒能夠做到的,一定會做。”父親林威對自己恩重如山,林天自然不會拒絕。

    欣慰的點了點頭,從林天的目光中,林威能夠看出那份真摯,長嘆一口氣,他站起身來,在房間中來回踱步,道︰“爹身為林家家主,也就只有你和你那兩位哥哥這三個兒子,這些年來,你大伯和三叔都盯著這個家主的位置…….”

    听著林威的訴說,林天終于明白了父親的意思。

    這些年來,林天的大哥林海外出修行,二哥林空的修煉天賦雖然不錯,卻是比不上大伯家的堂哥林武,以及三叔家的林寧。

    看似平靜的林家,暗地里卻也是相互爭鋒,年輕一代中,林家嫡系三兄弟,林天無法修煉,林海不在,林空又無法成為領軍人物,蠢蠢欲動的大伯和三叔,已經逐步的想要撼動父親林威家主的位置。

    “爹知道你想要處身事外,因此這些年來不願意暴露自己的修行,你大哥林海不在,爹希望這個時候,你能夠站出來。”

    望著林天,林威的目光中透出了一絲的請求和無奈,他知道自己的兒子一定會答應下來,卻又不希望林天而為難,但是為了林家上下,他目前只能依靠林天。

    “爹不會逼你,因為爹知道你的性情,你不喜歡處于風頭浪尖上。”拍了拍林天的肩膀,林威轉身離去,威嚴的背影略顯蕭條。

    望著父親林威離去,林天走到院落中,仰面望天,他的心中已經有了決定。

    身為偌大的一個家族的族長,他明白父親林威的那種無奈,年輕一代中,三個兒子都無法撐起嫡系弟子的局面,一旦族長的位置被撼動,族長便等同于顏面掃地了。

    “為了父親而戰吧。”雙手背負在身後,林天的嘴角泛起一抹淺笑,他不喜歡那種彼此爭鋒的事,卻並不代表他會畏懼。

    對于林天而言,他這一生,只求無怨無悔,無悔無恨,大徹大悟,逍遙快活,他的武道上,沒有畏懼二字。

    夜幕之中,如若銀河光幕的月華從窗外向著房中匯聚而來,林天盤膝而坐在床榻上,吸納著天地間無窮盡的草木精氣,月之精華,九九歸一法門運轉大周天,將無盡的天地之氣凝練而成武者的本命真氣,奔騰不息在寬闊如江河的脈絡之間。

    翌日清晨,朝陽從東方徐徐升起,平靜的一雙黑眸緩緩張開,深邃的眸子古井無波。

    緩緩從床榻上起身,林天走到窗旁,凝望著那東升的旭日,東升西落,朝陽代表著蓬勃的生機,如同他現在的年紀,意氣風發。

    吃過僕人送來的早飯,林天走出別苑,淡然自若的向著比武台的方向走去。

    一招擊敗築基八重天的林候,讓林天頓時成為了林家諸多青年一代挑戰的目標,畢竟他有著嫡系的身份,擊敗了他林天,便等同于打碎了家主林威最後的希望。

    雖然是清晨,比武台的四周卻是已經聚集了不少人,一名身穿黑色長衫的青年挺身而立在武台上,面龐猶如刀削,眸光犀利如刀,模樣與林候頗有些相似。

    林候乃是林天大伯的二兒子,武台上的黑衫青年便是林候的哥哥林騰,有著築基九重天的修為,在林家青年一代中頗有人氣。
第005章 為父親而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