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兩百八十五章 那寂寥的群山

    這條白色光影不是真身,沒有任何氣血的氣息,像是一段神念,沒有迫人的威壓,一舉一動都似十分的平淡。

    但是魏索等人的呼吸全部停頓了,這說不出是什麼樣的氣氛,這條白色光影讓他們由心的感到敬仰,只是因為這條白色光影身上散發的氣息。

    而淡淡的回響在他們腦海之中的聲音,卻是讓他們的渾身都忍不住戰栗。

    “你…?”兩名正在迅速恢復元氣的域外天魔大帝顫聲道︰“你是誰?”

    這條白色光影只像是一名身穿普通白色法衣的年輕人的影子,但是給他們的感覺卻是太可怕了,讓他們發自內心的恐懼。他們這一生之中也見過無數的強者,但是卻從來沒有這樣古怪的感覺,感覺根本就看不透對方,連對方到底是什麼樣的境界,都根本看不透。

    “你們還是違背了祖訓,唯有新鮮的教訓,才能讓你們再行銘記十萬年。”白色光影依舊發出了淡淡的聲音,但是這個聲音,卻是充滿了強烈的愛恨,十分的鮮明。

    “難道…”兩名域外天魔大帝和數名準帝級域外天魔都是忍不住往後倒退了數步,臉上都是出現了驚駭至極的神色,給人一種想到了什麼恐怖記載的感覺。

    白色光影沒有再和這些域外天魔說話,而是朝著魏索和靈瓏天等人點了點頭。

    “唰!”

    一股無形的氣機從他的身上發出,落在魏索的身上。

    一篇篇玄奧難言的法則,陡然出現在魏索的腦海之中。

    “他是在傳法!”

    “他最多只是一段神念…裝神弄鬼,難道你以為這樣就可以嚇倒我們麼!”

    黑發飄舞的域外天魔大帝首先忍不住了,大叫了一聲,直接扯下了自己的一條手臂,化成了一柄黑色的骨劍,甚至不亞于魏索演化的雷火長劍的威能,斬向了這條白色光影和魏索。

    “若是沒有敬畏之心,反而會讓你們滅亡。”

    白色光影淡淡的出聲,沒有任何的攻擊動作,沒有任何的劇烈元氣波動,這一名黑發飄舞的域外天魔大帝就慘叫了一聲,身上的神光連著手中的黑色骨劍全部崩碎。

    “接下來就要靠你了。”與此同時,淡淡的聲音也在魏索的腦海之中響起。

    時間在這一刻突然靜止,魏索眼前的景物全部徹底的變幻。

    他發現自己位處在一處獨立的山峰之巔,荒風嗚咽,俯瞰之處,一片無盡的寂寥和荒蕪。

    在山崖的一頭,懸崖峭壁的邊緣,有一條生蛌瘍K索,旁邊站著一名樸素至極的素淨女子,以及一名白衣年輕男子。

    “你們是?”

    魏索心中大震,不由得倒退了一步,以他此刻的修為和感知,竟然都根本分不清這是現實還是虛幻。

    而那名樸素至極的素淨女子身穿普通麻衣,恭謹的站在那名白衣年輕男子的下首,她和這名看上去像是她師長的白衣年輕男子,目光和煦的看著他,充滿了溫暖之意。

    兩人同樣不帶任何煙火氣息,似是和整個天地融為一體,又似隨時會消隱在這座寂寥的山巔,消失在一抹流過的白雲之中,或是消失在一道吹過的凜冽山風之中。

    “不錯。”白衣年輕男子看著魏索微微的笑了一笑,坦蕩蕩的愛恨,充滿贊賞和滿意之意。

    “是不錯。”樸**子看著魏索,點了點頭,也笑了笑,目光柔和。

    “這里是羅浮群山…我們這一脈,便是源自這里...你既然得了我們的傳承,我想至少要帶你看看這里,這或許算是我的迂腐。”看著滿心震撼,張開了嘴卻發不出聲音的魏索,白衣年輕男子緩緩的說了這一句。

    “我和師尊一樣,不想強加給你很多東西,所以我也只是傳給你一些這天地之間的奧妙。”一連素淨的女子看著魏索,認真的補充道。

    魏索終于徹底將這一切和某些傳說聯系在了一起,“你們…”

    “我知道你心中的諸多疑問,你看過天穹的一些畫面,應該也知道,天穹並不是我一個人化出。”白衣年輕男子似乎洞悉魏索此刻的一切所想,看著魏索說道。

    “那這仙境之鑰到底是怎麼回事?”魏索終于強行收斂了心神,看著這名白衣年輕男子和這名樸**子,完整的問出話來,“難道你真是可以看清所有的過去未來?計算到這麼多萬年之後發生的事?”

    “誰也無法真正看破世間因果,過去可追,未來卻是變幻莫定,但是這世間總有些大勢存在,從一個星空穿梭到另外一個星空需要多少的時間,人心的變化和演變…冰山一角融化,而多少年之後會引起哪里的一場雨,這冥冥之中,總有些痕跡可循。”白衣年輕男子看著魏索,認真的解釋道︰“我可以隱約看到這十幾萬年之後的大變,而且不管在任何時候,總有一些人會站出來,但是有可能是你,有可能是其他人,到底誰會站在我的面前,我卻是不知道。”

    “仙境之鑰只是你們的一個考驗,只是為了尋找你們一脈的傳人?”魏索覺得自己有些想明白了,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問道。

    “仙境之鑰可以說是我們的一個考驗,但是我所說的仙境,到底如何,你卻是很快就會知道。至于我們,自然也不是你此刻所想的高高在上,袖手旁觀主宰這一切,我們需要找尋一個傳人,也同樣需要有人能讓我們在意的這片天地不要毀滅在某些人的私欲之中。”白衣年輕人看著魏索,目光微微的閃動了一下。

    “唰!”

    魏索的神識瞬間就似乎穿過了無數星空長河,他的腦海之中驟然多了無數的畫面。

    這畫面以他現在所接觸的層面都根本想象不到。

    有整顆星辰直接煉制而成的神王巨殿,有無數比大帝還要恐怖許多的修士在星空太虛之中激戰。

    一尊尊超出他想象的強大存在,隨著一片片宇宙的湮滅而隕落。

    “你們在無數星空之外….遨游太虛?!曾有更強大的存在,想要侵滅我們這方天地…”魏索明白了一切,聲音忍不住顫抖。

    “總有些人,想要令整個天地都按他的意志而運轉。這十數萬年,我們未必能回到我們的這方天地,而任何人,也總有起始,總有落幕之時,而總有些人,卻是不想讓那些自認為高高在上,主宰眾生,想按自己的意願而活,所以我們這一脈,總是能傳承下去。哪怕在十數萬年,我隱約看到大勢的走向,看到曾經的一些戰友的後代走向令人心痛的不歸路,卻還是沒有懷疑過這一點。”白衣年輕人看著魏索,微微的一笑道。

    “師尊!”

    此刻魏索的腦海之中已經有了清晰的脈絡,他再也難以自抑,只是因為對前人走過的路的敬仰,對前面兩人的由心敬畏,拜服了下來。而且他此時也根本不需要問此刻到底在發生什麼,這到底是虛幻還是真實,因為他十分清楚,只要有面前的人在,這天地便不會塌下來。

    “我羅浮最不喜這些繁文縟節。”素淨女子看著白衣年輕人笑了笑。

    白衣年輕人也是笑了笑,不再多說,卻是轉身看著這座孤高的山峰下,那些寂寥而荒蕪的群山,始終呼嘯而凜冽的山峰,將他的發絲和白衣都吹了起來。

    他的身上沒有任何的神光,似乎十分平凡。

    但是他和素淨女子站在那里,和這座孤傲的孤峰一樣,卻似人心中那挺直的脊梁,撐住這方天地的巨柱。

    “我當年便是在這里得了師尊傳承。你覺得這羅浮…寂寞麼?”白衣年輕人沒有看魏索,卻是微微的笑著,說道,“站在這種高度看著這個天地,似乎總是會讓人覺得有些寂寥。”

    “應該不會。”面對這名讓人由心敬畏的人物,魏索很是認真,搖了搖頭,“因為還有很多我在乎的人,還有很多人和我在一起。”

    “我也是這麼覺得。只是那些人恐怕不明白,就算成為他心中那至高無上的存在,只有他一個人,他的心中,也一定會很寂寞。”白衣年輕人和素淨女子相視一笑,似乎對魏索的這個回答,又是十分滿意。

    “轟隆!”

    群山之中,突然響起了雷聲,一場暴風雨,似乎馬上就要來臨。

    “…”魏索張開了嘴,但是依舊沒有來及得發出任何的聲音,他眼前的一切景象,已經徹底變化。

    “啊!….”

    黑發飄舞的域外天魔,正在倒飛而出,手中的黑色骨劍正在崩碎。

    白色光影已經在迅速的變淡,透過這白色光影,似乎那名白衣年輕人和素淨女子又微笑著對著魏索點了點頭。

    而就在下一刻,這白色光影完全消失。

    原先的乳白色靈光光罩所在的地方,只留下了一扇暗金色的大門。

    “曾橫掃了我們魔域古星的人物徹底消失了!”

    “那是通往何處的大門?!”

    “殺了他!”

    就在這一瞬間,所有的域外天魔,全部發出了驚喜的大叫,一股股恐怖的氣機,罩向了魏索。

    ***

    (這是今天第二更了,前面一更大家不要漏掉)
第一千兩百八十五章 那寂寥的群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