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任务没完成

    “三尸虫反复告诫我,幽冥中事不得告人,否则听者都会有血光之灾,我也因此不曾告诉玉郎。”石星兰小心翼翼道,“你们……”

    “我们不怕业力纠缠。”千岁已经坐了下来,此刻微眯着眼,雍容闲惬,仿佛成竹在胸。不知怎地,这副神情让石星兰想起了那只白猫。“你只管道来。”

    石星兰的秘密都被这二人所知,也就言无不尽了:“五年前我乘船渡过翠澜江,船夫从江面上救起来一人,当时看着满身伤口,船客都以为他死透了,哪知小半天就活转过来。到岸以后,这人就下船了,从此再未看见他。”

    石星兰一口气说到这里,小喘几下:“那天傍晚投宿,我就发现行囊里莫名多了一只笔匣,匣上还贴着黄铜片,很漂亮也很奇异。握住那支笔的瞬间,我就知道它的用途了。”

    “原来我只要在纸上写出人名和生辰八字,这支笔就能将此人生平都写给我知。”石星兰咬了咬唇,“可是对应地,它也要吸走我的生命力作为报酬。”

    燕三郎了然:“你拿它来帮助苏玉言。”

    “是的。得了这支笔以后,我一直小心收好,不敢使用,直到玉郎回到云城。”石星兰轻叹一声,“我与他曾有海誓山盟,言此生非他不嫁,否则不得善终。可是他家道中落,不得不远走他乡。临行前,他索我私奔,我……我没有去。”

    “那时我从未出过云城,不知怎地心中害怕,不敢随他而去。玉郎走了,我爹给我指了一门亲事,后来……”她幽幽道,“后来就有了青儿。”

    “我原以为此生就这样平静过完。可是丈夫和父亲相继离世,夫家逐我出门,而玉郎又在一年后回到云城,准备重振玉桂堂。”石星兰闭目,一行泪珠沿颌而下,“见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知道自己错了。”

    她以为年少时的恋情已经随风,却未料到只是被自己葬在心底最深处。

    “玉郎对我很好,对青儿也很好,我的心思又活络了,自己根本压不下去。”石星兰低声道,“玉郎打算振兴玉桂堂,可是班子的根底早就散了,老玉桂堂的几出拿手好戏又被别的戏班子演烂。他四处找好本子,却始终不能满意。”

    燕三郎点了点头:“你用那支笔帮他了。”

    “是的。”石星兰苦笑,“我曾对不住他,就一定要帮他。我用那支怪笔找出了几段秘史,或者诡谲曲折,或者慷慨激昂,或者光怪陆离……然后再拿着这些不为人知的资料去编写话本。外人都道我凭空创造,却不知这些发生过的现实远比想象还要惊人。”

    “代价,就是我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石星兰喃喃道,“反正我也快死了,不怕说这些羞人的话给你们听。虽然这支笔很古怪,我也被那些三、三尸虫蛊惑,可我从不后悔帮助玉郎,只是觉得自己愧对青儿。她年纪还小,我却陪不了她长大。”她轻轻一叹,“每思及此,辗转难眠。可是,世事安得两全?”

    在爱女和爱郎之间,她要怎么挑?这其中的痛苦和愧疚,锥心刺骨,外人怎能明了?

    燕三郎沉默无言。

    他本来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石星兰说得累了,静静歇了一会儿才看向千岁,却欲言又止,像是有甚顾虑。

    燕三郎目光微动,也不深问,只道:“苏大家此去苍山,有几成把握夺冠?”

    “如果玉桂堂能把新本子吃透——”石星兰想了想,“六成吧。”

    这机率已经很高了,能够被推选参加春宁大典的都是名班名角,苏玉言想力挫群雄难度很大。

    这时院子外头传来敲门声——方才冲进来时,燕三郎没忘顺手关门——胖嫂的声音响了起来:“小姐,你还好么?”

    眼看着夜色深沉,石星兰眼眸半闭,显然不胜疲惫,燕三郎也就借机告辞了。不过才走到院子外头,翟大夫就气冲冲迈着虎步过来了:“你煎药煎到哪里去了?”

    “……抱歉。”呀,忘了!燕三郎挠了挠头,冲他露出赧然一笑。

    “还敢笑?壶都烧裂了。”翟大夫对这小徒弟可不会客气,翘着胡子道,“损失从你工钱里扣,还不知道东家要不要计较药钱!”

    “……”

    ¥¥¥¥¥

    回到家中,千岁见他面色沉重,并不展颜,不由得奇道:“作什么摆这副脸色?今晚双丰收,不得好好庆祝一番?听说谢元楼推出好几个新菜,口碑不俗,我们去尝尝如何?”

    她心情太好了,怎么看燕三郎都觉顺眼,于是拍拍胸口多添了一句:“我请客!”

    燕三郎顺口回了句:“我要吃豹胎烧鹿筋。”

    “……限五两银子以内。”千岁横眉冷对,“如今我们入不敷出,哪敢这样随便花钱?你也不好好争气,多赚些银子。”从前那种挥金如土,到哪里都有人巴巴送钱上门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唉,人穷志短。

    燕三郎掏出木铃铛:“任务还未完成。”

    千岁吃了一惊:“什么?”定睛看去,果然木铃铛上面“石星兰”三个字并未消失。那么他们就还拿不到报酬。

    “我们明明已经阻止石星兰使用那支笔了,为何会这样?”

    千岁想了想,纠正他道:“之前前石星兰动用这支笔查阅靖国女皇往事,并没有牵动天机。也就是说,那行为并不算扰乱因果。”说到这里,她的思路更流畅,“她如果只查前人秘史,虽然寻问于幽冥,到底都是已经发生的旧事。”

    “但是这一回,她打算直接杀人。”燕三郎顺着她的话往下说,“这世上的恩怨仇杀还少么,为何别人害命皆可,她想杀陈通判,木铃铛上就会出现她的名字?”这世上每天都有阴谋,每天都有人丧命,为何木铃铛不吱声?

    千岁从怀里掏出那只笔匣,在手里反复摩挲,目光闪动,想了好一会儿才道:“若不是陈通判有古怪,就是你这位女先生所用的方式有悖天常。”

    喜欢大魔王娇养指南请大家收藏:()大魔王娇养指南青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